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开国之君往往都是英明的,而亡国之君往往都是昏庸的,而且中间的难免会有一些小小的浪花,也就是我们所谓的中兴之主。

那么,今天咱们主角叫周厉王,他按道理来说也算是一个亡国之君,只不过他命好,有个大臣叫召公虎,这个人可是个真有本事,他究竟是忠是奸咱们的分类讨论一会再聊,说这个周厉王在位期间干了一件什么事?那就是严刑峻法。

在夏朝的时候,有人说我不忍看到夏朝灭亡在我的眼前,于是乎……皇帝说好,我满足你的愿景,直接把他眼睛给挖出来了。把你眼睛挖了。再比如说商纣王挖比干的心看颜色,很多时候都是如此相似。

咱们现在讲到了周朝周厉王,也是有人跟他说,这回呢他到没有把提建议的这个人给宰了,说老百姓都说了您不是好皇帝,别人都在背后议论,结果周厉王成立了一个类似于锦衣卫的组织,到民间听谁在背后说皇帝的坏话,那谁还敢说?就算是亲戚朋友见面都不敢轻易打招呼。

奴隶和封建最大的区别在于封建比如说,你干这个活儿,我给你吃的,然后你能够留下一部分,剩下的给我,哪怕说我留下大头,剩下的给你,这都叫做封建社会,奴隶社会呢,别说是你的产出了,连你的命都是我的,奴隶的命都是奴隶主的,所以说时间长了那他的酒池肉林他的骄奢淫逸下面的百姓肯定不搭理,对吧?

时间长了难免就会有暴乱,说白了就是造反了,那按道理来讲,皇帝让国人给打跑了这朝代就算是完了,当你万万没有想到,赵氏孤儿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到过,据说呀赵氏孤儿的原型就是取材于接下来咱们要说的这个段子。

周厉王有个儿子,这孩逃到哪儿了?逃到召功虎他们家,难民上门来找说你把他交出来吧,你若是不交,我连你们全家都杀了,怎么办?没办法只能交出去,但是,到这儿咱们先说第一个可能。

第一个说法就是他把皇上的儿子保下来把自己的儿子推出去,于是乎自己的儿子被杀了,这是第一种说法,那么姑且咱们不论。

第二种总得有一个领头人呢,于是乎大家商量由您和周公二人执政,诶你们有什么事商量着来的周公是谁,周公是一个性,就是前面所讲的周公旦的子孙,咋所以说周公他也是有一定的权势和地位的那导致就会出现了一个新的名词,圈个重点,叫做共和行政。

这个词可以说在当年算是一个划时代的进步,没有皇上,两个大臣有事商量着来,于是乎对于百姓休养生息,对于国朝也是有了稳固的促进作用,等到过了多少多少年之后,有一天他才跟别人说这皇位不能空悬,有人说那简单,咱们找宗室来过度一个,是吧,旁系子弟过度一个。

他说不用,周厉王子就在我家,说他将自己的儿子推出去,保下来了皇子,此人忠肝义胆是个好人。

这是第一个版本,也是史书上尤其是在很多儒家著作中所认可的版本,但是我们不得不想一下有没有第二种可能:

第二种可能什么?

就是他当年就真的是把周厉王的儿子给交出去,而现代这个孩子确实是他自己的亲生儿子,说白了就是我自己当不了皇上我把我儿子推出去当皇上,我跟你们说这个孩子不是我的是皇上的孩子,实际上他是我的亲生,以后有没有这种可能,其实我们把这个事情延伸一下,明末清初的时候有一个大臣,叫吴三桂那肯定到现在一说吴三桂是个大奸臣、吴三桂是个狗贼,引清兵入关,崇祯皇帝这么信任他,结果他开了关让清兵进关,于是乎清兵灭亡了明明,都说他是个奸臣都说他是个忘恩知足的人,但实际上您想一想,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

吴三桂造反的时候他如果也来这么一手,你比方说,找一个跟崇祯的孩子同龄的,就说这孩子就是崇祯的娃,我当年的是忍辱负重我这么多年之所以忍着被你们骂我是为了保证孩子的长大成,为什么我如果说这孩子,是崇祯的孩子,那清兵肯定得杀他呀,我当年那收留了这个娃清兵知道了我把我自己的亲生骨肉推出去然后让生,让清兵宰了,我把崇祯的果肉当成我自己的亲儿子一样,这几十年你们那都冤枉我!

他有这么一个说,到这天底下还有哪一个想着反清复明?大家会挑大拇哥。

但是他没这么说,如果说他真的这么说了没准他造反还就真能成功,您想想有没有这种可能。

所以说我们对于周厉王的儿子到底有没有死,要分两种可能第一种往好听的叫做吧皇上的儿子个家里我养活着八字一点的推出去当替,第二种就是皇上孩子确实死了我想谋朝篡位但是这话我说不出口,于是我编了个瞎话,把我自己儿子说成先王的儿子,这王朝不就改姓了我们家的?

您说这种可能有没有呢,圈个重点谋朝篡位您觉得这种可能存在吗?